Skip to content


印度贫民窟的故事

Jason, My colleague shared this articles with me today. He told me we are consider very lucky if compare to them, so when you are unhappy with certain thing, think of them…

她们,和她们的希望故事

卡斯特巴纳加贫民窟的居民是达利人(DALITS) ,属于印度种性阶级中最低级的贱民,意喻为“不可触碰的人” 。在印度,这群皮肤黝黑的人,命运多舛,几乎不被当“人” 来看待。

在污秽的沙尘泥土巷里,比恶劣的环境更可怕的是,阿酷。亚达夫的撅起,让贫民窟的居民体会了最深沉的恐惧与威胁。

阿酷。亚达夫(简称为阿酷) ,是当地种姓阶级较高的恶霸。在一帮心狠手辣的恶棍手下帮忙下,控制了整个贫民区,抢劫、虐待、强奸、谋杀,无恶不作,而在这个被视为“贱民” 的地方,警方根本不予理会,贱民嘛,有什么关系??在接受了阿酷为首的黑社会的贿赂,十多年来,他无所不用其极的欺压威吓当地居民,让卡斯特巴纳加的天空,蒙上了一层灰,成了没有法律的黑色地带。

阿酷以强奸为手段,不少女人都惨遭毒手,另人发指的是,他曾经在一名女人结婚之后立刻强暴她;虐待一位名叫艾秀的妇女,同时在她的女儿与邻居面前活生生割下她的乳房,上街把她碎尸万断!艾秀的邻居打算报警之际,阿酷也一拼把他给杀害。

警方接受贿赂而不插手他的恶行,使得阿酷成了绝对的统治者,继续干下许多滔天大罪。他和手下轮奸十天前才生下孩子的卡尔玛,让她羞愤地点火自焚而死;一位怀孕了7个月的妇女也被这帮恶霸拖出大街,在众目睽睽下像野兽般轮暴她。他与党羽们残暴野蛮的举动罊竹难书,而当地居民敢怒不敢言,曾经有一名惨遭强暴的妇女报警,结果警察的反应是自己也来轮奸她!对于受教育程度不高,社会阶级最低的DALITS而言,在这样绝望的环境下,听天由命仿佛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直到乌沙的归来。

乌沙,同样出生卡斯特巴纳加贫民窟,也属于“贱民” 的阶级,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父母深深体会到教育的重要,而把家里的五个小孩都送去一般“贱民” 不可能做到的:接受大学教育。毕业后,正当她在外地接受了一份旅馆工作,回来探望家人时,与横行霸道的阿酷杠上。

在贫民区,乌沙一家是阿酷唯一避而远之,不行干扰的。因为他担心受过高深教育的他们,向警方投诉可能会受理,那就事件大条了;而欺负文盲贱民,那则是一点麻烦也没有。

这天,阿酷刚强暴一位十三岁的少女,又与手下到乌沙邻居家雷娜勒索金钱,同时大事破坏她的家俱,威胁要杀害她全家人。乌沙事后来到邻居家,吩咐她去报警而被吓坏的雷娜不敢,于是乌沙自己跑去警局报案,写下诉状。阿酷知道了,怒气冲冲地带领40个手下出现在乌沙家门前,包围起来,拿着一瓶硫酸,大声威胁:“你撤消诉状,我就不伤你。”

她关紧了门,大声怒吼说她绝不妥协,接着赶紧打电话报警。警方说一会儿到,但久久都不见人影。紧张的对峙持续着。

“你要是让我们碰上,轮奸根本算不上什么,我们会怎么样折磨你,你根本无法想象!!!” 阿酷愤怒地喊道,并绘声绘影地恐吓他会用如何强暴她,用硫酸烧灼她,然后把她碎尸万段,一如以往他的残忍所为。同一时间,他们试着砸毁大门,于是乌沙打开瓦斯桶,然后抓起一根火柴,疯狂怒吼:“你们要敢闯进来,我就点火引爆,大家同归于尽!!”

那班走狗闻到瓦斯味,停止了攻击,而她乘机再大喊:“走开!!走开!!不然你们全被炸得粉身碎骨!!” 他们竟然被她的气势逼得向后退步。

这时,这场惊心动魄的对峙已经传开了,一群居民聚集在门外,看着乌沙义无反顾地反击回去,而这群恶人竟然还撤退几步,突然间,新仇旧恨涌上来,他们被她的勇敢鼓舞了,大家捡起了木棍与石头,怒气冲冲丢向阿酷与他的手下。

居民们突然明白了,如果连他们一向引以为荣的乌沙都被毁了,那这个村庄真的是绝望了。而贱民们的反击让这班恶霸抱头鼠窜。贫民们堆积了多年的仇恨开了头,而又破天荒头一次对抗黑帮获得胜利,他们开心得大步游街,走向阿酷的家,放一把火把他的房子烧毁。

警方为了保护阿酷而将他逮捕,准备平息骚动后再放他回去。他的保释听证会已经安排好,谣传警方已被收买,这对贫民来说,显然不是好消息。

于是,几百名身穿着褪色纱丽拖鞋的瘦弱贫穷妇女从贫民窟步行到数英里外的法庭,进入了堂皇宏伟的建筑,勇敢地跨出来;而阿酷趾高气扬地走进来,嘲讽着看起来与庄严华丽法庭格格不入而显得非常不自在的贱民,轻蔑地嘲笑曾经强奸过的一名女人,说她是妓女,并大声说他会再强暴她。那位妇女尖声起来,冲上去喊道,“这一次,非得拼个你死我活!”

瞬时间,女人们蜂拥向前把阿酷包围着,混乱中,有人拿出胡椒粉往阿酷与警员脸上丢撒,吓得警员夺门而逃。接着,几名妇女从衣服里拿出刀子,狠狠地插向阿酷。

睁不开眼睛的阿酷恐惧地狂叫求饶,而恨意累积了多年的妇女把刀子轮流转递,在他身上不住猛刺,根据她们之前计划好的,每个都刺她一下,因为这样就没有一个伤口是致命的,也构不成谋杀罪。为了报复他割掉艾秀的双峰,她们把他的阴茎割掉;最后,杀红了双眼的妇女们,把阿酷刺死,让他化为一团碎肉!!

身上沾满鲜血的妇女,与她们轻快的脚步以及欢喜的笑颜极不协调,而“喜” 讯报回去后,贫民窟内一片欢腾喜乐,家家户户播放音乐,人人在路上翩翩起舞,穷人们快乐地把存得辛苦的钱拿出来买羊肉,甜食,水果等,让邻居朋友们分享。死了一个阿酷,却让大家沉寂多年的欢乐轻松给勾引出来。

不久后,乌沙被捕了。这宗明显有预谋的攻击,警方相信她是领导者,虽然她当天没有出现在法庭里。然而,这流血的结局,却不是悲剧。许多公众开始关注卡斯特巴纳加,舆论强烈支持妇女们,甚至已退休的高等法官也公开说:“即使一再地请求,警方也没有保护妇女。在那样的情形下,她们没有选择,只能杀掉阿酷求自保。”

“我们全部一起杀了他,逮捕我们所有人吧!!” 为了保护乌沙,整个卡斯特巴纳加的妇女都喊着同一个口号。而警方束手无策,在两周后释放乌沙,大快人心,妇女们打了一场胜战!

如今,乌沙留在贫民窟,无惧阿酷走狗的威胁报复,成为了社区组织工作者。她利用所学的凝聚贫民们,大家一起制作衣服等产品在市场上贩卖,为DALITS族群开创新的事业与生命,让他们有能力接受教育,让“贱民” 也可以活得有尊严。

当弱势群体的声音完全没顶时,要怎么做,才能保护他们??杀戮虽然不是一个最好的方法,但学会反抗,保护自己,对于这些长期受欺压的团体,显然是最重要的事。

[ratings]

Posted in 文章篇.

Tagged with , , , , .


No Responses (yet)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Some HTML is OK

or, reply to this post via trackback.

^:)^ [lol] [:D] [:-] [-X [-O: [-( X( I-) ;)) ;) :| :xlist: :xknow: :x :whew: :twisted: :thumbup: :thumbdown: :think: :sigh: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vx :lovb :lol: :idea: :hug: :greensmile: :green: :evil: :devil: :cry: :come: :clap: :bigsmile: :bigsad: :biglook: :arrow: :Y: :P: :P :O :D :?: :? :-w :-* :-$ :)) :) :(|) :(( :( :!: 8O (:| (8) $-)